芳療是一座聖山,最終目標不再依賴

by | 3 月 31, 2022 | 活絡芳療, 肯尚活絡哲學, 芳療醫學 | 0 comments

『媽媽我很開心妳接觸芳療,讓全家變更好!』

來自羅醫師的國中生女兒。

羅醫師說:醫學是修行的高速公路,個案的問題就是自己的問題,當傾聽之後能設身處地想出解決方法時,就能得到個案的信任。而這一切芳香療法之路的源頭,起自一位媽媽的痛:面對過動兒問題。

認真看待芳療的契機

醫學資歷洋洋灑灑的羅醫師,在當了媽媽之後開始接觸芳療,當時面對女兒的過動問題,發現即使身為醫師也有解不了的問題,極致崩潰。

而就在那不久前,答應朋友擔任芳療個案,要了過敏性鼻炎處方,開始喝起橙花和洋甘菊純露,不以為意。經過一年她啟動醫師邏輯回推,每每出國就和女兒之間爭吵不休,在家都能情緒和平,變因是什麼?

正是純露!滿是歡喜與驚訝!

原來,曾經認為芳療只是安慰劑或多項自然療法之一的想法,完全錯誤!在路的盡頭得到如此大的禮物,羅醫師當頭棒喝,開始認真查書找這配方的功效,果然就是解決與女兒之間情緒壓力的解方,此後,決心在醫學路之上,再開啟第二條追尋之路—芳療。

以為把芳療當做醫藥學就好,記熟功能便能開處方,但這個階段的羅醫師發現自己錯了,因爲同樣的配方,卻有失靈的時候?走過法國、瑞士、印度的所學,難道不夠?

Photo by Kelly Sikkema on Unsplash

理解內心癥結 個人化配方

於是再鑽研,明白了若把如此高深的芳療只用在『身』的表層面,是不足的,例如:失眠不只能用真正薰衣草,若理解了個案背後的原因,開立解決不快樂的佛手柑才是對的。於是,每每必須透過『心』的理解,在諮詢之後調油,才能真正達到彼岸。

再下一個階段的羅醫師,掌握了個案的身與心,但她不滿足於此;她希望陪個案走到 heal 這一步,而非用油就好,不用就還原狀態,於是在深化自己的芳療門診到陪伴個案面對創傷,從梳理恐懼開始,不被愛的恐懼,對死亡的恐懼,都講牽絆人的能量與心思,無法前進,但也往往解開了,什麼都通暢了。

但,第一步:面對總是最難的,需要雙向溝通,如同雙人舞,敞開來聊,才能啟動另一個『療』羅醫師尊重每一個人的獨特,不期待一致化的解決路徑,但求『靈』被釋放時,不再同一個問題打轉,能前進到下一站!

從芳療出發,羅醫師明白了世界上有看不見的力量,如花草能量,於是開始想更多研究宇宙的運行。正如易經說:分久必合合久必分。心敞開變大了,就能感知個案,把自己的專業和療癒傳遞給他們。

能量,電音派對或許能給!大鼓的聲響或許能激發戰鬥,這兩個方法羅醫師自己也會做,但芳療的奇妙,讓配方可以有無上限的可能性,透過醫師的智慧和自己的領悟被開啟。

在肯尚,我們重視『整合』,而羅醫師本人的智慧就是集結各派芳療及自身醫學背景邏輯的大成。珍惜每次與羅醫師的對話機會,因為很多生命智慧的開啟都藏在兩個小宇宙共振的這一刻。

延伸閱讀:你為什麼應該來做芳香醫學諮詢?